快捷搜索:  as

黄道婆在在崖州向谁学艺

  总而言之,海南岛是一个移民岛,历史上迁徙上岛的民族成分复杂多元,移民分布居住、流动的时间空间也时常发生变化。崖州地处热带,古代居民因地制宜种植棉花、纺纱织布,日益发展成为千家万户谋生、谋利的传统产业。黄道婆虽然流徙海隅,但她聪明好学、勤劳诚恳、善结人缘,在崖州生活数十年,她利用各种机遇,认真学习黎族人、临高人和汉族人的纺织技艺,取长补短,融会贯通,终于走上传承→改革→创新的成功之路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宋人周去非在《岭外代答》一书中专门写有“吉贝”条目,并指明“南海黎峒富有,海南所织多品矣”。明人顾岕在《海槎余录》描写黎人开荒种植棉花尤为详细:“黎俗,四月晴霁时,必集众斫山木,大小相错,更需五七日酷烈、则纵火,自上而下,大小烧尽成灰,不但根干无遗,土下尺余,亦且熟透矣,徐徐转锄,种棉花,又曰贝花。”

  元代中后期,著名史学家陶宗仪和诗人王逢已将“道婆异流辈,不肯崖州老。崖州布被五色缫,组雾云粲花草。片帆鲸海得风归,千柚乌泾夺天造”的功绩,载入史籍祠志,明清至近代,有识之士和江南民众先后撰文建祠造庙,将黄婆婆请上神台顶礼膜拜。然而,在琼崖地区,除了明《正德琼台志》和清末《崖州志》转录陶宗仪《辍耕录》的记述之外,再没有关于黄道婆在崖州生活的记录和文物史迹。文献记载黄道婆是年迈回到松江乌泥泾之后,在不长的时间完成一套纺织工具的改革和布匹花色品种的创新,然而黄道婆在海南岛崖州地区生活数十年,她究竟向谁学习纺织技艺?她是否参与崖州地区棉纺织工具和〈〉布匹工艺的改革创新?多年来,不断有学者发表论文探讨这一个“黄道婆之谜”。

  上述史料说明海南临高人从事纺织业历史悠久,工艺精湛,不但“临高丝,得货可居”,“儋崖二帐” 同样享誉岭南海外。纺织业的发展受到消费需求及市场营销的影响,纺织机具与工艺技术的进步有发明→传承→改革→创新的逻辑联系,从种桑、养蚕、缫丝、染织到葛麻加工、植棉弹絮、纺纱织布,其原料加工方法、工具织机结构与

  史籍关于黎族纺织品的记述不吝赞美之词,如:“间以五彩,异纹炳然”的“黎饰”;从汉人那里得到“锦彩”,拆其色丝,“间木棉挑织而成”的“黎幕”;“青红间道,桂林人悉买以为卧具”的“黎单”;用贝饰纺线,以五采绣成若锦的“黎衤甬”;五色鲜明,可以盖文书几案的“鞍褡”,织成人物花鸟,浓丽灿烂,可以为衾褥幛幕,以有金丝间错者为上的黎锦。还有“素花假锦百褶而成”的“迦盘(吉贝音译) 之衣”;“黎妇所制,上有花纹,黎人需为礼服”的黎襜,以及黎人别具一格的绞缬(染色)技术及其生产的“缬花黎布”,还有被后人誉之为东粤棉布之最美者的“白氎”,早于十二世纪初(北宋时)已在黎族聚居区出现。

  临高人族群是继黎族先民之后较早登陆开发海南岛的诸越民族后裔。临高话地名的分布说明:松涛水库至南渡江北部是临高人早期活动的地区。据《汉书·地理志》记载:海南岛自“武帝元封元年(公元前110年)略以为儋耳、珠崖郡。民皆服布如单被,穿中央为贯首。男子耕农,种禾稻苎麻,女子桑蚕织绩。”这段关于海南原始居民的文献,原以为是指黎族先民,但推敲文中提到“男子耕农,种禾稻苧麻”、“女子桑蚕织绩”、“民有五畜”等,可以认定所记载的居民生产生活状况应属于临高人先民,他们到达海南岛东北部地区定居之后,已越过刀耕火种的阶段,形成了农耕稻作经济文化类型。

  崖州城乡地处宁远河中下游田野平原,地理环境优越。来自中原大地、闽南粤西的历代汉族移民,定居后稼穑于田园,捕捞于海洋,交易于市井,男耕女织,衣食无忧。崖城相邻三坊四厢的居民,军话、迈话、闽南话等多种汉语方言并存交流,这一奇特的“方言岛”现象,反映了崖州历史文化之深厚、多元和包容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portstourismportoroz.com/yule/322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